长庚怀中人

挺想知道有没有人和我一样天天用只有一颗红珠子的头绳扎头发的

梦里花落-1

庄周无比清醒地知道自己是在梦境之中,因为只有在梦境之中,他才会这么清醒。而且,这应该不是他自己的梦境,因为他刚才召唤鲲的时候,鲲并没有出现。再试着召唤,只召来几只灵巧的小蝴蝶,追逐着他的指尖玩耍。
看来,这梦境之主的实力不弱,庄周思忖着,在这梦境之中闲逛,即使是在别人的梦境中,他也很少会被抗拒和拒绝。这处倒是一片仙境般的地方,高山流水,白雾缭绕。
不过,他竟会误入别人的梦境,真是惭愧。他是最好的解梦大师也是控梦大师,像这样的错误,他根本就不该放才会,可睡着之前发生的事他现在却也记不起来了。
行至一山峰处,峰上有一小亭,甚是精致,而更让他惊喜的是的,他似乎听见了人声。如此,他便可知是谁的梦境之地,然后让梦境之主放他出去了,他也不是不能强行破出,但是难免对主人有损。
那声音隐隐约约,夹杂了一边的瀑布之声,听不清,庄周往前又走了一段距离才听得确切了。这山峰怪石遍地,他被这石头挡了,走得慢,却听见了熟悉的声音。
李白笑嘻嘻道:“刚才是我错了,别恼了。”
竟是他,庄周脑中闪过他们一起喝酒的情景,昨晚他也喝了酒吗?
另有一声回答他,声音轻轻地,听得不真切。
庄周从石头背后绕出来,却见亭中一对璧人身影相叠,李白背对这他,将另一人挡住了,他俯身过去,似乎想吻那人。
庄周:......
不愧是青莲剑仙,梦也是如此缠绵悱恻。
这让他如何上去询问呢?
庄周后退两步,他也不必惊讶,只是不便打扰。原本像他们这样的侠士人杰,想必都会有红颜知己,他自己不通情爱,对被人的风流轶事也向来不感兴趣。当下,却也有些好奇,李白梦中心心念念的佳人是谁呢?他虽不了解他人的情事,但如同周公谨小乔那般的恋人还是知道的。不曾听闻李白和哪位女子定情许下婚约的,所以这是哪家美人,会是未来的剑仙夫人吗?
想到此处,庄周心中好笑,莫非天下人皆好奇的青莲剑仙的心上人,却是被他独独撞见了?
想到此处,庄周有不免回身两步,好奇那人是谁。
却不想,这一看,把他吓了个正着。
那人依在李白怀里,外裳松松地,显然已经被解了一半。李白左手揽着他,侧过身去吻他的后颈,让那人的脸露了出来。
这一看,当真是让庄周心里一跳,整个人都僵住了,动弹不得。
庄周僵立在那里,抬起右手动了动,有些不知所措,当真是心下大乱,随手捏了个诀,控制不住力量,却终是把鲲招来了。
庄周正不知怎办,看见鲲来了却是正好,踏上了鲲的背。
鲲生于庄周的梦境,本是梦境之物,轻轻一甩尾巴,便带着他出了这骇人的梦境。
tbc.
就是他们聚会喝酒,李白喝醉了,庄周不小心也喝醉了,误入了李白的梦,而李白正好梦到庄周嘻嘻。

【花怜】几百年前流行的小段子

这天,花城依旧像往常一样认真的吹怜,不仅吹,花城还面带痴色,沉迷不已。
“今日家政课上殿下烧的那道菜当真是人间美味。”
隔壁床的黑水这次再也忍不了了,那味道他隔了好远闻到差点吐了。于是他合上书,冷静地打断了花城。
“花城,你便如此喜爱谢怜吗?”
花城微笑着点头,“那是当然,殿下是我一生追寻的信念,他就是我的神......”
“停!”黑水冷酷地打断他的深情告白,“这样,之外流传过一个说法。你这么喜爱谢怜,你便想他一次就做一道数学题。我觉得如果你刷完正本五三依旧爱他的话,便可以说是真爱了。”
花城震惊了,略一思索,便应承了下来,道:“好!”




后来,花城不仅察觉到他更爱殿下了,并且稳占了每一次数学考试的第一名。以及,他刷完了五三等数十本教辅。据说,黑水曾经半夜上厕所时看到花城还在努力刷题,嘴中还喃喃道,殿下我今日虽然只做了不到百道题目,可我的心里,想你想了不下百次。

【酒鱼】蝶舞

这是李白第一次看到庄周跳舞。
庄周赤着脚踩在地上,难得地穿了一身李白喜欢的白色,衣角还系了铃铛,一举一动都清脆悦耳,身段便如蝴蝶一般轻盈。看得李白想揽住他的腰,然后轻吻他被懂得冰凉的足。
庄周转了个身,朝他的方向笑了一下,然后继续翩翩起舞。
“阿白。”熟悉的呼唤仿佛在耳边回荡。
李白被这一笑迷了心,不知今夕何日,想让他听下,但也只是想想而已。
不知过了几许,才有人来打破这片宁静。
“庄先生,你为什么还能笑得出来,还能跳舞呢?”
庄周似乎听不见她的话,开开心心地跳着他的舞。
“庄先生!”娇小美丽的少女有些愤怒地看着院子,脸上早已流下两行清泪。
“他们说你这几天不是奏乐便是起舞,今天已经是第七天了。”
少女伸手想要闯进院子,得到的却是和前几天一样的答案,被一层软软的屏障阻挡开了。少女不甘地看着院子,最后也只能无奈地离开。
妲己妹妹在干嘛呢,李白眼中只看着庄周,稍稍分神想了想,想不出什么也就不管了。
待到太阳西斜,庄周才停住了足,回屋去取了酒回来,绕到屋后。
也不知道把鞋子穿上,李白皱眉,跟着他到了屋后。
屋后的空地上,只有一棵孤零零的小树,似乎是刚栽不久的。
庄周郑重地跪在树前,将酒杯和酒摆好。倒满酒杯,第一杯倒在了树前。
湛好第二杯,庄周笑了一下,然后仰首自己喝了。
这么爽快的吗?李白好奇地看着他,想要劝他喝一次酒真的不容易。这人倒好,现在怎么一个人喝得这么高兴。
“人太多了啊。”庄周喃喃着,不知在说些什么。
庄周抬起手,银光闪烁,是有银蝶从指尖飞出,“去吧,帮一下鲲。”
蝴蝶煽动翅膀,发出淡淡的银光,照亮了李白面前的空间。李白原以为这蝴蝶会不管他就此飞走,就像其他人一样。但是,出乎他意料的,一只蝴蝶停在了他的肩膀上,然后是两只,三只,源源不断地照亮了他整个人。
李白愣愣地看着这些银色的精灵,似乎想起了什么。
庄周也感觉到了不对,转过身来,“怎么了,有人进来了吗?”
庄周看着那个白衣如雪的翩翩少年,不知该作何反应。
不需要他做什么,下一秒那个人已经扑上来抱住了他。
李白右手揽着他,左手抚开那些碍事的杯子,将人压在了地上,然后吻住了身下之人。
庄周呆了一阵,然后缓慢而坚定地抱住了李白。
“是我又做梦了吗?”
李白抵着他的额头,深深地看着他。
“不是,是真的。”
“不过,等我一段时间,我就真的回来了,相信我。”
庄周失神地看着他。然后用力将李白反扑在了下面,狠狠地抱住了他,头埋进他的怀里,闷声答道,“好。”
抱了一阵,李白突然想起之前的事,问道:“我死了你怎么这么开心啊?”
庄周温柔地笑了,道:“当然了。虽然开始我也没想明白,为你难过。但是后来我想到,死与生,本来便是可以相互转化的。既然你已回归自然,与万物融为一体,那么又有什么伤心呢。”
李白:......
“不,”李白轻抚着庄周的发丝,“是不一样的。就像我现在可以抱着你和我不能抱着你是不一样的。”
“所以,等我。”
妲己和狄仁杰他们合力破开防御进入院子的时间,看到的便是这样的景象,李白和庄周抱在一起,难以分舍。
然后看着李白消失在了空中,庄周笑了。
“哈哈......”
“先生?”
笑了一阵,他突然肃然道:“李白会回来的,在不就的未来。”说完便不理众人回到了房屋中。跟在后面的鲲一甩尾巴,众人就发现他们已经回到了山脚,仿佛从未去过山上的院落。

几年后,山下小镇的酒馆里来了只紫色的狐狸。那狐狸骗得店家拿出了珍藏了数年的酒,边幻想着那人喝醉后的痴态边将酒装进了自己腰间的葫芦里。摸了摸自己的耳朵,这对耳朵还在,可是想着那人,他怎么能忍住百年修炼再来呢。应该不会吓到他吧,李白开心地想着。还有,那让他念叨了数年的惊鸿之舞,一定要说服他再跳给他看。
庄周紧闭了数年的眼帘动了动,终也没有睁开,依旧是沉沉地睡去了。
宛如等待被唤醒的睡美人。

【酒鱼】无题2

那少年腰间系着个葫芦,一手仗剑,一手却拿了个酒杯。他低头看着杯中酒,轻笑一声,诵道:“人生得意需尽欢,”抬手将那杯中酒一饮而尽,笑道,“莫使金樽空对月。”
扔了酒杯,耍了个剑花,道:“天生我才必有用,”一边舞剑一边接道,“千金散尽还复来!”
边舞剑边诵诗,当真是一等一的诗意与烂漫。酒楼里所有人都只看着中间那个嫡仙般的人物,包括那道蓝色的身影。那人坐在二楼,撑着手坐在窗边,懒懒地俯视着下方。
鲲轻轻的摇了摇身子,居然,摇身一变,化作人形。
“先生。”
那人充耳不闻,蓝色的头发遮着他的右眼,也不知他到底有没有在看着下边。
但是鲲知道,在这个地方,庄周知道所有发生的事,不会错过任何一个细微的变化。
过了半响,庄周才仿佛梦醒一般,懒懒地问道:“怎么了?”
“先生,李白刚刚离开,约你晚上见面。”
“嗯,知道了。”庄周兴致缺缺地应了,再没动静。

却说李白,原本想着晚上再去找庄周,白天无事,晚上自可在他那赖一晚上。可不幸地是,他偷偷倒酒的行为被眼神极好的狄仁杰捉到了。然后......他就被一群人按在地上灌醉了。
他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:“把我送回稷下破屋中。”
听他这么说,诸葛亮笑道:“我会替你转告他你说他的屋子是破屋的事的。”
李白脸色一变,终于晕了过去。
赵云踢了踢他确认他真的醉了,“送到庄子那里会不会太便宜李白了。”毕竟李白仰慕庄子的事可以说是人尽皆知了。
“是啊,万一明天让他搞出个大新闻怎么办。不如让他到我的地方小住一晚。”
众人听了,皆赞道好主意。
于是晚上晚上,庄周便坐在鲲上,由他载着,越过繁华的街道,来到皇城脚下的阴暗处,监狱。
tbc
抱歉......我写不出青莲剑仙的风采。

【酒鱼】无题

    “北冥有鱼,其名为鲲。鲲之大,不知其几千里也。化而为鸟,其名为鹏......”李白坐在树枝上,淡蓝色的眼睛眺望着远方的天空,悠悠地背诵着庄子新写的文章。
    末了,收回视线,笑嘻嘻地对趴在樱花树下的鲲问道:“鲲,知道先生想要你变成大鹏鸟吗?”
    鲲:......谢谢你特意和我说一遍啊。
    “所以说,”李白饶有兴致地摇落一枝樱花,“你能变吗?”
鲲:......能不能不要把花摇到我身上了。
鲲摇了下尾巴,正想把身上的花抖了,却又被制止。
“欸,老鲲你别动啊,好不容易给你铺的一层花瓣,”李白轻轻落到了鲲的旁边,戳了戳鲲的头,“先生出来之后,看见你这般美景,想来应当是会高兴的。”
鲲:......
    “唉~”,李白突然叹气一声,“先生睡了有半天了吧。‘’
鲲推了一下他,那你倒是走啊。
“别急啊,我约了人喝酒,马上就走了。”李白低头对着鲲笑笑,“帮我和先生说一下,晚上见。”说完,李白就消失在了原地。
鲲在原地趴了会,终于游回了屋子,速度不快不慢,身上的花瓣倒是一片未掉。进屋之后,所见的,却是酒楼内的景象。
却不是寻常酒楼内的景象,不同之处只在于一层中间的那位白衣少年。
tbc
   

是我拖了后腿,真是抱歉

真的,攒了好久,我也是有一目连的人了,从今以后。

我的魔术师,愿千万星辰为你加冕。
最后一张我真的不是黑

祝叶修二十岁生日快乐!!!
修君我喜欢你啊!!!